清早法院门口为何排起长队?为你揭秘执行背后的故事

2019年12月20日早上8点多,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门口排起了长队。法院门外,一张张焦急的面孔掩盖不住内心的欣喜,因为他们今天终于能够拿回拖欠许久的工资等款项。

早上天还没亮,东麟厂的老员工阿梅(化名)就醒了,怀着万般激动的心情,她早早来到法院门口排队,期望能够第一个拿到执行款。

阿梅毕业后就一直在这个工厂上班,迄今已逾二十年,“当时工厂是直接来我们学校把我招进去的,那时我才刚毕业呢”,谈及过往的岁月,阿梅脸上浮现出些许自豪神情。于她而言,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在工厂度过。

九十年代的工厂生活是美好的,“厂子真的挺好的,制度都很完善,那时候国家刚开始叫买社保的时候,我们都不知道社保是什么,厂里就一个一个的找,让我们打勾买社保。”当时的阿梅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。二十多年来,阿梅兢兢业业,以为自己能在这家工厂安稳地工作退休。

但从去年开始,阿梅感觉到工厂跟以前不一样了。工厂的效益大不如前,今年4月,积重难返的工厂因为经营不善,宣布倒闭。高层没有向员工隐瞒,无奈的员工面临着失业的困境,同时面临的还有工厂拖欠着员工的工资和补偿款等发不出来。

大部分员工几乎在工厂里呆了小半辈子,未来何去何从?年纪大了,要去哪里找新的工作?没有收入,孩子的学费、老人的生活费又要到哪里去填补?这一刻,所有员工心头涌上前所未有的恐慌,阿梅也不例外。

“整整20年啊,你说人生能有几个20年,”阿梅红了眼眶,她的年纪已经大了,重新规划往后的日子不是件简单的事,“说实话,以后要做什么我还不知道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事情开始有转折。就在一周前,阿梅接到从化法院执行局打来的电话。“电话里说让我今天过来领取执行款,我当时不敢相信是真的,回问了好几遍。真的谢谢法院,如果没有他们这个电话,我怕是这个年都没法过了。”阿梅放下电话那一刻,觉得失业后的生活终于出现了一线光明,她由衷感激法院带来的喜讯。

阿梅只是这785名被欠薪员工的一个缩影。今年5月,700多名员工向从化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该系列案涉及工人权益这一重大民生问题,涉案人数众多、案情复杂、标的巨大,在此次之前已发生众多工人滞留东麟公司集体讨要事件,如果不能圆满执行,会严重影响众多员工的日常生产生活。面对这种情况,从化法院当即做出决定,抽调执行局的精兵强将,由院长担任组长,第一时间成立“东麟系列执行案”专案组,统筹指挥该系列案件执行。在执行过程中,法院院长多次督办案件。

为切实保护申请执行人尤其是众多工人的合法权益,在从化区委政法委的组织协调下,从化区公安分局、人社局、鳌头镇政府等联动执行单位大力配合,正确引导工人采取法律途径理性、合法维权,有效缓和了工人们的激动情绪,防止了不稳定因素的发生。

从化法院执行局的陈亮法官是这批系列案的经办法官,有着近5年案件执行经验的他,拿到案件卷宗的那一刻,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专案组全组勇于担当,加班加点,执行终得圆满。

看着工厂员工有序在法院指引下,分批办理领款手续,陈亮感到格外的欣慰。工厂全体员工特意送了一封感谢信给他,也带来了赠予法院的锦旗。感谢信措辞并不华丽,却满怀真挚,纸短情长。相信将锦旗亲手挂在办公室的那一刻,拆开感谢信那一瞬,对于他来说,永生难忘。

从化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李健坦言,这个案件能得以顺利执行,每一位参与其中的法院人员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,无论是一次次为了案件召开的会议,还是加班时窗外的夜色和桌面堆成小山的案件卷宗,都值得铭记。

“有些具有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会躲避执行,财产也不好找。”李健说, “一时找不到,不代表一辈子找不到。一时执行不了,不代表一辈子执行不了。执行手段会越来越多,每年都有新的进步,我相信,执行难有一天会不再难。”他摆摆手,继续前往下一个案件的执行地点。

执行工作的酸甜苦辣,说来可能几天几夜都说不完。夜幕降临,一辆辆外出执行的警车在月光的笼罩下缓缓驶入法院大门,明天,他们又将为维护群众的权益开启新的征程。

(文/王紫涵)